2015大事记

2015年12月26日—28日,“中农服县域农村电商共享发展研讨会”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翟留栓、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作为主讲嘉宾在会上做了精彩发言。此外,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电商办主任陈凌、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徐栋祖、江苏省兴化市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张久银、浙江省兴合电商首席运营官方献礼、京东集团农村电商首席专家李敏、富民公社总经理任治新、农一网副董事长王兴林作为分享嘉宾,为学员分享了他们作为国内农村电商领军力量的先进理念和成功模式。

如何破解农产品上行的“四困”
汪向东指出,我国农产品缺少受市场信任、消费者接受的好产品。第一,产品之困。农产品没有一定的规模,电子商务很难持续运作和获利;生鲜品又因为涉及交易半径的问题、储存的问题、变质的问题、损耗的问题,难上加难。要解决以上问题,就要实现三产融合,农旅结合,突破农产品、生鲜品易损耗、不耐储存和长途运输的限制;实现跨区域合作,搭建跨区域调剂货源合作共享平台,解决农产品季节性和产地问题。
第二,网货之困。即产品非标化,货值低,单位物流成本高;品控问题不好解决。这就促使我们必须要探索制定产品标准,通过跨区域合作,积极创新网货经营和配送方式,从田间地头到发货形成整个产品链的主动品控流程。
第三,网销之困。主要表现在流量限制,营销技能缺失,品牌塑造困难,不能挖掘出产品的隐含价值。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求电商从业者利用多平台和微平台拓展销售渠道,要把粉丝经济与产品品牌打造结合起来。
第四,体验之困。即客户体验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要运用客户思维,从客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注重产品和产品链上的每一个细节。

农村电商,不是把农村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
翟留栓在会上说,电商最大的功能就是服务,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忽视了这个最重要的功能。从现在来看,发展农村电商,第一是把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第二是把农村的产品卖到城市。目前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农村的产品怎么卖到城市,比较困难。所以,发展农村电商,对于当地来说,一定是想办法把当地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去,而不是把当地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还有就是,通过电商的服务功能改造农业产业,通过服务提升当地的生活质量,通过服务改造区域经济,只有这样,农村电商才能融入当地的经济生活,才能真正落地生根发展起来。

如何解决农村电商发展中的人才和品牌问题
张文波在发言时指出,在这次研讨会上,“人才”和“品牌”反复被提起,这两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当下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弥补农村电商“人才短板”的办法,就是通过专业机构对农村电商从业者进行培训,使从业者获得关于农村电商的各项知识和技能。品牌问题也是如此,通过培训学习使从业者树立品牌意识,获得品牌推广知识,并可以以外包、外请形式,借助专业机构进行产品品牌的打造,从前期构想到后期宣传营销,达到专业的传播力度。

如何借力新媒体去推动农村电商发展
陈凌在分享会上表示,他所在的成县的电商发展起源于新媒体,同时新媒体也对农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巨大影响,发挥了巨大作用。政府主管部门通过协会,还有一些专做管理的团队,来打造微博的矩阵。通过微博、微信来宣传当地的生态环境、红色旅游文化、民俗文化、特色产品,助推电子商务的发展。
徐栋祖说,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万物互联、智慧夏津”的核心理念,以小县域、大影响的目标去搭建当地的微信、微博平台,并有效利用京东、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品牌营销传播。
王兴林指出,做互联网企业或者产品,一个主要功能就是连接用户,通过它来获取一种信任,降低沟通的成本,互联网企业的厉害之处也正在这上面。

把产品做出差异化、趣味化
方献礼认为,传统的销售模式已经很难打动顾客了,随着00后的崛起,多元化、个性化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青睐,整个市场的划分也越来越细,卖家想要覆盖所有目标群体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产品只通过某一个点抓住某一个人群就是最成功的市场营销。还有就是要有趣,要能够交互,朋友圈卖东西,微商起到的作用就是分享,大家都可以分享一下,因为大家喜欢同一个产品,由一个产品带动朋友圈这个圈子。

发展农村电商是供销社的企业使命
张久银在分享当地电商发展经验时说,发展农村电商是把政府想做不便做、企业能做不愿做、农民盼望做做不了的事情,交给供销社来做。作为农口部门的供销社,必须要顺应发展大势,与地方党委政府的要求同频共振,把当地的电商做活、做大。

农村电商,地方政府怎么做
李敏指出,政府不需要做平台建设,政府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做软件服务上,也就是给这些做农村电商的企业,做一些软硬件的服务。还有就是宣传,宣传当地的农特产,靠企业宣传花的精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能够出面宣传当地的特产,就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挥农民合作社的作用
任治新说,搞农村电商一定要抓县域的线下资源,农村的互联网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就全世界来说,所有的农业生产都是以合作组织为依托的,没有一个国家例外,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产品的生产主流是通过没有组织的农户或者说是企业化农场来实现的。虽然农业合作很难,但是它能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表示,接下来研究院会陆续推出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研讨会,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和技术支持。
 
- See more at: http://www.cookies4acause.com/news/28.html#sthash.Vxlp1HFI.dpuf

2015年12月26日—28日,“中农服县域农村电商共享发展研讨会”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翟留栓、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作为主讲嘉宾在会上做了精彩发言。此外,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电商办主任陈凌、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徐栋祖、江苏省兴化市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张久银、浙江省兴合电商首席运营官方献礼、京东集团农村电商首席专家李敏、富民公社总经理任治新、农一网副董事长王兴林作为分享嘉宾,为学员分享了他们作为国内农村电商领军力量的先进理念和成功模式。

如何破解农产品上行的“四困”
汪向东指出,我国农产品缺少受市场信任、消费者接受的好产品。第一,产品之困。农产品没有一定的规模,电子商务很难持续运作和获利;生鲜品又因为涉及交易半径的问题、储存的问题、变质的问题、损耗的问题,难上加难。要解决以上问题,就要实现三产融合,农旅结合,突破农产品、生鲜品易损耗、不耐储存和长途运输的限制;实现跨区域合作,搭建跨区域调剂货源合作共享平台,解决农产品季节性和产地问题。
第二,网货之困。即产品非标化,货值低,单位物流成本高;品控问题不好解决。这就促使我们必须要探索制定产品标准,通过跨区域合作,积极创新网货经营和配送方式,从田间地头到发货形成整个产品链的主动品控流程。
第三,网销之困。主要表现在流量限制,营销技能缺失,品牌塑造困难,不能挖掘出产品的隐含价值。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求电商从业者利用多平台和微平台拓展销售渠道,要把粉丝经济与产品品牌打造结合起来。
第四,体验之困。即客户体验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要运用客户思维,从客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注重产品和产品链上的每一个细节。

农村电商,不是把农村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
翟留栓在会上说,电商最大的功能就是服务,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忽视了这个最重要的功能。从现在来看,发展农村电商,第一是把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第二是把农村的产品卖到城市。目前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农村的产品怎么卖到城市,比较困难。所以,发展农村电商,对于当地来说,一定是想办法把当地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去,而不是把当地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还有就是,通过电商的服务功能改造农业产业,通过服务提升当地的生活质量,通过服务改造区域经济,只有这样,农村电商才能融入当地的经济生活,才能真正落地生根发展起来。

如何解决农村电商发展中的人才和品牌问题
张文波在发言时指出,在这次研讨会上,“人才”和“品牌”反复被提起,这两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当下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弥补农村电商“人才短板”的办法,就是通过专业机构对农村电商从业者进行培训,使从业者获得关于农村电商的各项知识和技能。品牌问题也是如此,通过培训学习使从业者树立品牌意识,获得品牌推广知识,并可以以外包、外请形式,借助专业机构进行产品品牌的打造,从前期构想到后期宣传营销,达到专业的传播力度。

如何借力新媒体去推动农村电商发展
陈凌在分享会上表示,他所在的成县的电商发展起源于新媒体,同时新媒体也对农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巨大影响,发挥了巨大作用。政府主管部门通过协会,还有一些专做管理的团队,来打造微博的矩阵。通过微博、微信来宣传当地的生态环境、红色旅游文化、民俗文化、特色产品,助推电子商务的发展。
徐栋祖说,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万物互联、智慧夏津”的核心理念,以小县域、大影响的目标去搭建当地的微信、微博平台,并有效利用京东、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品牌营销传播。
王兴林指出,做互联网企业或者产品,一个主要功能就是连接用户,通过它来获取一种信任,降低沟通的成本,互联网企业的厉害之处也正在这上面。

把产品做出差异化、趣味化
方献礼认为,传统的销售模式已经很难打动顾客了,随着00后的崛起,多元化、个性化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青睐,整个市场的划分也越来越细,卖家想要覆盖所有目标群体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产品只通过某一个点抓住某一个人群就是最成功的市场营销。还有就是要有趣,要能够交互,朋友圈卖东西,微商起到的作用就是分享,大家都可以分享一下,因为大家喜欢同一个产品,由一个产品带动朋友圈这个圈子。

发展农村电商是供销社的企业使命
张久银在分享当地电商发展经验时说,发展农村电商是把政府想做不便做、企业能做不愿做、农民盼望做做不了的事情,交给供销社来做。作为农口部门的供销社,必须要顺应发展大势,与地方党委政府的要求同频共振,把当地的电商做活、做大。

农村电商,地方政府怎么做
李敏指出,政府不需要做平台建设,政府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做软件服务上,也就是给这些做农村电商的企业,做一些软硬件的服务。还有就是宣传,宣传当地的农特产,靠企业宣传花的精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能够出面宣传当地的特产,就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挥农民合作社的作用
任治新说,搞农村电商一定要抓县域的线下资源,农村的互联网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就全世界来说,所有的农业生产都是以合作组织为依托的,没有一个国家例外,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产品的生产主流是通过没有组织的农户或者说是企业化农场来实现的。虽然农业合作很难,但是它能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表示,接下来研究院会陆续推出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研讨会,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和技术支持。
 
- See more at: http://www.cookies4acause.com/news/28.html#sthash.Vxlp1HFI.dpuf
2015年12月26日—28日,“中农服县域农村电商共享发展研讨会”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翟留栓、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作为主讲嘉宾在会上做了精彩发言。此外,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电商办主任陈凌、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徐栋祖、江苏省兴化市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张久银、浙江省兴合电商首席运营官方献礼、京东集团农村电商首席专家李敏、富民公社总经理任治新、农一网副董事长王兴林作为分享嘉宾,为学员分享了他们作为国内农村电商领军力量的先进理念和成功模式。
如何破解农产品上行的“四困”
汪向东指出,我国农产品缺少受市场信任、消费者接受的好产品。第一,产品之困。农产品没有一定的规模,电子商务很难持续运作和获利;生鲜品又因为涉及交易半径的问题、储存的问题、变质的问题、损耗的问题,难上加难。要解决以上问题,就要实现三产融合,农旅结合,突破农产品、生鲜品易损耗、不耐储存和长途运输的限制;实现跨区域合作,搭建跨区域调剂货源合作共享平台,解决农产品季节性和产地问题。
第二,网货之困。即产品非标化,货值低,单位物流成本高;品控问题不好解决。这就促使我们必须要探索制定产品标准,通过跨区域合作,积极创新网货经营和配送方式,从田间地头到发货形成整个产品链的主动品控流程。
第三,网销之困。主要表现在流量限制,营销技能缺失,品牌塑造困难,不能挖掘出产品的隐含价值。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求电商从业者利用多平台和微平台拓展销售渠道,要把粉丝经济与产品品牌打造结合起来。
第四,体验之困。即客户体验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要运用客户思维,从客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注重产品和产品链上的每一个细节。
农村电商,不是把农村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
翟留栓在会上说,电商最大的功能就是服务,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忽视了这个最重要的功能。从现在来看,发展农村电商,第一是把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第二是把农村的产品卖到城市。目前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农村的产品怎么卖到城市,比较困难。所以,发展农村电商,对于当地来说,一定是想办法把当地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去,而不是把当地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还有就是,通过电商的服务功能改造农业产业,通过服务提升当地的生活质量,通过服务改造区域经济,只有这样,农村电商才能融入当地的经济生活,才能真正落地生根发展起来。
如何解决农村电商发展中的人才和品牌问题
张文波在发言时指出,在这次研讨会上,“人才”和“品牌”反复被提起,这两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当下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弥补农村电商“人才短板”的办法,就是通过专业机构对农村电商从业者进行培训,使从业者获得关于农村电商的各项知识和技能。品牌问题也是如此,通过培训学习使从业者树立品牌意识,获得品牌推广知识,并可以以外包、外请形式,借助专业机构进行产品品牌的打造,从前期构想到后期宣传营销,达到专业的传播力度。
如何借力新媒体去推动农村电商发展
陈凌在分享会上表示,他所在的成县的电商发展起源于新媒体,同时新媒体也对农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巨大影响,发挥了巨大作用。政府主管部门通过协会,还有一些专做管理的团队,来打造微博的矩阵。通过微博、微信来宣传当地的生态环境、红色旅游文化、民俗文化、特色产品,助推电子商务的发展。
徐栋祖说,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万物互联、智慧夏津”的核心理念,以小县域、大影响的目标去搭建当地的微信、微博平台,并有效利用京东、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品牌营销传播。
王兴林指出,做互联网企业或者产品,一个主要功能就是连接用户,通过它来获取一种信任,降低沟通的成本,互联网企业的厉害之处也正在这上面。
把产品做出差异化、趣味化
方献礼认为,传统的销售模式已经很难打动顾客了,随着00后的崛起,多元化、个性化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青睐,整个市场的划分也越来越细,卖家想要覆盖所有目标群体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产品只通过某一个点抓住某一个人群就是最成功的市场营销。还有就是要有趣,要能够交互,朋友圈卖东西,微商起到的作用就是分享,大家都可以分享一下,因为大家喜欢同一个产品,由一个产品带动朋友圈这个圈子。
发展农村电商是供销社的企业使命
张久银在分享当地电商发展经验时说,发展农村电商是把政府想做不便做、企业能做不愿做、农民盼望做做不了的事情,交给供销社来做。作为农口部门的供销社,必须要顺应发展大势,与地方党委政府的要求同频共振,把当地的电商做活、做大。
农村电商,地方政府怎么做
李敏指出,政府不需要做平台建设,政府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做软件服务上,也就是给这些做农村电商的企业,做一些软硬件的服务。还有就是宣传,宣传当地的农特产,靠企业宣传花的精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能够出面宣传当地的特产,就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挥农民合作社的作用
任治新说,搞农村电商一定要抓县域的线下资源,农村的互联网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就全世界来说,所有的农业生产都是以合作组织为依托的,没有一个国家例外,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产品的生产主流是通过没有组织的农户或者说是企业化农场来实现的。虽然农业合作很难,但是它能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表示,接下来研究院会陆续推出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研讨会,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和技术支持。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的张文波副院长表示,研究院会举办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学习班,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支持。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的张文波副院长表示,研究院会举办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学习班,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支持 - See more at: http://www.cookies4acause.com/news/28.html#sthash.Vxlp1HFI.dpuf
2015年12月26日—28日,“中农服县域农村电商共享发展研讨会”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翟留栓、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作为主讲嘉宾在会上做了精彩发言。此外,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电商办主任陈凌、山东省德州市夏津县电商服务中心主任徐栋祖、江苏省兴化市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张久银、浙江省兴合电商首席运营官方献礼、京东集团农村电商首席专家李敏、富民公社总经理任治新、农一网副董事长王兴林作为分享嘉宾,为学员分享了他们作为国内农村电商领军力量的先进理念和成功模式。

如何破解农产品上行的“四困”
汪向东指出,我国农产品缺少受市场信任、消费者接受的好产品。第一,产品之困。农产品没有一定的规模,电子商务很难持续运作和获利;生鲜品又因为涉及交易半径的问题、储存的问题、变质的问题、损耗的问题,难上加难。要解决以上问题,就要实现三产融合,农旅结合,突破农产品、生鲜品易损耗、不耐储存和长途运输的限制;实现跨区域合作,搭建跨区域调剂货源合作共享平台,解决农产品季节性和产地问题。
第二,网货之困。即产品非标化,货值低,单位物流成本高;品控问题不好解决。这就促使我们必须要探索制定产品标准,通过跨区域合作,积极创新网货经营和配送方式,从田间地头到发货形成整个产品链的主动品控流程。
第三,网销之困。主要表现在流量限制,营销技能缺失,品牌塑造困难,不能挖掘出产品的隐含价值。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求电商从业者利用多平台和微平台拓展销售渠道,要把粉丝经济与产品品牌打造结合起来。
第四,体验之困。即客户体验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要运用客户思维,从客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注重产品和产品链上的每一个细节。

农村电商,不是把农村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
翟留栓在会上说,电商最大的功能就是服务,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忽视了这个最重要的功能。从现在来看,发展农村电商,第一是把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第二是把农村的产品卖到城市。目前城市的产品卖到农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农村的产品怎么卖到城市,比较困难。所以,发展农村电商,对于当地来说,一定是想办法把当地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去,而不是把当地变成城市工业品的倾销地。还有就是,通过电商的服务功能改造农业产业,通过服务提升当地的生活质量,通过服务改造区域经济,只有这样,农村电商才能融入当地的经济生活,才能真正落地生根发展起来。

如何解决农村电商发展中的人才和品牌问题
张文波在发言时指出,在这次研讨会上,“人才”和“品牌”反复被提起,这两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当下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弥补农村电商“人才短板”的办法,就是通过专业机构对农村电商从业者进行培训,使从业者获得关于农村电商的各项知识和技能。品牌问题也是如此,通过培训学习使从业者树立品牌意识,获得品牌推广知识,并可以以外包、外请形式,借助专业机构进行产品品牌的打造,从前期构想到后期宣传营销,达到专业的传播力度。

如何借力新媒体去推动农村电商发展
陈凌在分享会上表示,他所在的成县的电商发展起源于新媒体,同时新媒体也对农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巨大影响,发挥了巨大作用。政府主管部门通过协会,还有一些专做管理的团队,来打造微博的矩阵。通过微博、微信来宣传当地的生态环境、红色旅游文化、民俗文化、特色产品,助推电子商务的发展。
徐栋祖说,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万物互联、智慧夏津”的核心理念,以小县域、大影响的目标去搭建当地的微信、微博平台,并有效利用京东、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品牌营销传播。
王兴林指出,做互联网企业或者产品,一个主要功能就是连接用户,通过它来获取一种信任,降低沟通的成本,互联网企业的厉害之处也正在这上面。

把产品做出差异化、趣味化
方献礼认为,传统的销售模式已经很难打动顾客了,随着00后的崛起,多元化、个性化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青睐,整个市场的划分也越来越细,卖家想要覆盖所有目标群体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产品只通过某一个点抓住某一个人群就是最成功的市场营销。还有就是要有趣,要能够交互,朋友圈卖东西,微商起到的作用就是分享,大家都可以分享一下,因为大家喜欢同一个产品,由一个产品带动朋友圈这个圈子。

发展农村电商是供销社的企业使命
张久银在分享当地电商发展经验时说,发展农村电商是把政府想做不便做、企业能做不愿做、农民盼望做做不了的事情,交给供销社来做。作为农口部门的供销社,必须要顺应发展大势,与地方党委政府的要求同频共振,把当地的电商做活、做大。

农村电商,地方政府怎么做
李敏指出,政府不需要做平台建设,政府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做软件服务上,也就是给这些做农村电商的企业,做一些软硬件的服务。还有就是宣传,宣传当地的农特产,靠企业宣传花的精力是很大的,如果政府能够出面宣传当地的特产,就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挥农民合作社的作用
任治新说,搞农村电商一定要抓县域的线下资源,农村的互联网模式一定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就全世界来说,所有的农业生产都是以合作组织为依托的,没有一个国家例外,没有一个国家的生产产品的生产主流是通过没有组织的农户或者说是企业化农场来实现的。虽然农业合作很难,但是它能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
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文波表示,接下来研究院会陆续推出一系列关于农村电商的研讨会,将各有侧重地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提供全面的智力和技术支持。
 
- See more at: http://www.cookies4acause.com/news/28.html#sthash.Vxlp1HFI.dpuf
上一篇:北京中农服农业科学研究院注册成立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